> 屋庐访谈录 > 衣轻裘:花店关闭了,花在继续开着

衣轻裘:花店关闭了,花在继续开着

“花店关闭了
花在继续开着
  --伪诗集”
 
薄暮的时候落了几滴儿雨,很快就停了。
在嘈杂的小区里找块儿清净的地方是不容易的,即使是没板凳的小亭子里,待不了几分钟,就有一群孩子冲锋过来,一堆中二病的战斗嚎叫过后,脑子里要是不出现点尴尬的回忆,你都不能说自己有童年。
在城市的小区里待久了,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惦记老家的院子,草木的味道是新鲜的;穹空是清晰遥远的;串门是自由自在的......,当然,四季也是分明的。
衣轻裘:花店关闭了,花在继续开着
后来,很多人奔着远大前程远走他乡,用一颗属于乡野的心去感受城市的温度,享受城市的盛景,终究发现曾经远离的“城乡结合部”的地域标签,竟完全可以套用到身份标签上。
有的人不愿承认,有的人乐得自在,而有的人被时代驱使着,转而踏上回程的路。
不得不说,社会发展和科技的能量是不可阻挡的,地域的界限也可以被轻易的打破,但心智水平成为新的划分元素,我们都把被科技推动的社会作为一辆驶向远方的列车,这是一辆不会落下任何一个乘客的列车,也是一辆没有目标尽头的列车。
只是,载着肉体加速前行的列车里,很多人的灵魂还没有跟上。但是因为有着各自的一方天地,长年和熟识的生活打交道,依旧可以自得其乐,保有着自己的落脚处。
好在,社会是神奇的,给每个人提供了想象的空间,留下了好玩的小路径。
你能由着好事好玩的性情,从一堆小路径里找寻自己的熟人熟地;也能在不同的时节里,到别人厌倦的居地,见识短暂的风情,日子就在略带遗憾的小确幸里一天天度过。
有朋友拿《道德经》一语形容“人生如一场虚空大梦,韶华白首,不过转瞬。惟有天道恒在,往复循环,不曾更改”。
后来想想,他这都上升到虚空层面了,倒不如脚踏实地来的实在,无论几度春秋,每个人活的都是真实的自己,即使焦虑、彷徨的岁月,也依然有掌握选择的权利。
所以,我们时常看到听到“逃离的故事”,就如故事发源地北上广深,城市不相信奋斗者的眼泪。作为互联网讯息前沿,在帮助社会加速的同时,也在无限的放大每个人内心的脆弱感。
然而这种脆弱感的放大,让我们看到了这个时代最诡异的一幕-“包装”,这是一个盛行意见领袖的时代,以前的意见领袖是智识和才华的象征,现在的大多意见领袖是科技造星的产物。
因为每个人背后都有一群粉丝,来成就这个时代的狂欢。
如果你觉得狂欢很有趣,那就遗憾了。
狂欢的背后,是每个人对生存的焦虑,而2020让这份焦虑升华了一下。
2020年铁定是魔幻的一年,现实永远比小说更精彩。
可惜这份精彩是不可承受之重,有一次心血来潮,我在交流群里扔出来一句话“世界辣么大,我想回家种地”,难得的一次得到统一的回复“我去,向他开炮”,一群友理解的很透彻,他们回复我说“世上最令人嫉妒的是拥有说走就走的自由”,而我们正处在嫉妒的阶段。
我说那我再换一种说法“世界辣么大,我要回家发展农业电商”,群友们倒是心安理得的接受。我不想去体会语言的魅力,为什么一样的含义,却是两种不同的反映。
或许,对他们来说,种地包含着对个人资源的浪费和舒适自由生活的憧憬;而农业电商却依旧脱不开城市奋斗者的身份。
无论自嘲与否,生活依然继续,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依旧是每个人不变的初衷。毕竟“少年不种地,老大去种地;世界辣么大,凭啥不种地”。
与君共勉励!

衣轻裘:花店关闭了,花在继续开着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